一走了之

博客我最早是开在BLOGCN,后来忘记什么原因来了新浪,写了不久转去了SPACE,因为版面好看太多,自由太多。

一个月前SPACE突然退出中国,把我丢到了一个我从来没有用过的网站……就是现在这个。

将就着几天,好景不长,现在又坏了。呜呜黑的。经常打不开,不能更新。很急。一走了之。决定了。回到新浪。

过去的内容都存在这里了,也许它还会好,但我已经不打算再用它了。当个博物馆吧。

我是没有什么耐心的人,新地址再在——

http://blog.sina.com.cn/xuuxoo

关闭留言,关闭评论,如果想说点什么,去我的微博。http://t.sina.com.cn/xuuxoo

谢谢,请收藏起来。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瑶瑶

朱雅清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瑶瑶第一次在北京做记者会发片那天,北京好几个记者会。结果,瑶瑶记者会还没完,摄影大哥们已经收拾机器准备赶下一个场子了。刚巧,这时候,瑶瑶开始说到:我家环境不好,爸爸三年前去世了,我出来工作,很大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可以供弟弟妹妹读书,还有给我妈妈开个快餐店,让她不要那么辛苦……

就是这样一番话,那些都准备要走人的摄影大哥们,那些平时猛如豺狼虎豹的摄影大哥们,眼睛里顿时纷纷流露出父性的光芒,全体都留下来,认真地出席完郭书瑶同志的记者招待会,听完采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郭书瑶就这样成功地走进了摄影大哥们的心里……

呵呵,我承认,我是摄影小弟。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斑马

 

豹纹,斑马,你我都是动物园里被参观的动物。小动物。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孟庭苇

本来要剃度出家,后来结婚生子,在尘世修行。

孟庭苇,20年前我第一次听到她唱歌,看到她MV里样子,好奇怪这个女生的头发,短短如西瓜太郎。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生日会

好日子会不会过光,

青春会不会用完,

友谊会有多长时效,

爱情会有几分快乐?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张志林的婚礼

 

昨天是好朋友张志林的婚礼,在金茂办的婚宴。盛大,精致,关键是菜非常好吃,我和安栋老师一直在吃啊吃啊,吃完一个菜就等下一个菜,我们这种体型的人爱好如此接近。

当然,参加婚礼的人非常多,节目也很丰富。相信家长都会很开心,也会成为夫妇俩终生难忘的记忆。

张志林是上海本土的歌手,制作人,自己经营着录音棚和唱片公司,现在还是梦洁和向鼎的老板,对了,还有秦炎仕。电视台的节目需要前期录歌,一般都会找他,好几次我去张志林在淮海路旁的棚,就碰到BOBO们在那里录歌,门口还有三三两两的粉丝。主持人们也都和张志林关系不错,因为他很和气,对人总是笑眯眯的。张志林对人真的客气,我给他做了很小的事,他就会一直说:谢谢谢谢。其实他帮过我很大一个忙,可能他都忘记了。反正他就没提过。我不太礼貌,也没怎么提。不过我心里记得。

最近还收到些婚礼的邀请,这个月还有喜酒要喝。喝喜酒总是一件开心的事,在社会里我们交到的朋友,其实你对他(她)的了解并非百分之百,但婚礼是个很好的补课渠道,他(她)的童年,他(她)的成长,他(她)的家庭,他(她)的奋斗,他(她)的爱情,他(她)的志趣喜好……婚礼都会呈现出来的。

这挺有趣的。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做森哥,不做森马

只是一个LEGGING而已……又不是《山楂树》的年代了。

你们这些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三姑六婆,你是祝希娟王馥荔奚美娟还是容嬷嬷?我希望你是斯琴高娃。国际化的老太婆。

这只是一个开始,我的目标是——

李璨森,森哥——咱们要做森哥,不要做森马,不是么。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