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嘉兴

 

 
上一次去嘉兴已经是三年多前的事情,03年金鸡百花电影节在小城举行,乘着三轮车赶场观影.
那对我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后台专访黄秋生,影院里结识沉寂的女导演,第一次和文俊这样的"大人物"夜宵……
那时的我,刚刚出道,呵.
 

这次再去,是单位组织的本年度最后一次集体活动,故地,没有重游,去的是共产党的红船.

走马观花,对湖心小岛之类的风光没什么兴趣,倒是在回程途中望着船尾激起的浪花发呆,一滚滚的,好象什么城市的什么个水面,与什么人一道看过,哦,是和张胤在武汉的轮渡上,曾一起哼:"还没跟你饮过冰,零度天气看风景."就这样做了许多年的朋友.
 
晚上住的地方很好,是政府投资的度假中心,楼只得二层,但一样有电梯,房间陈设可以用奢侈来形容,院内竟有牌坊与楼府,中西合壁,门口印度红头阿三在看门,说着尚流利的中文.整个酒店没什么生意,这样的产业这样的投资,取之于政府,用之于政府.
 
回上海的车上接到北京的企宣朋友来电,"MSN坏了."
当时还没意识到那么严重,回家之后才知有多麻烦.
MSN坏了.空间也坏了,需要交流的断了联系,想要偷窥与表达的没了通路,谁叫我们都是MSN动物.
 
以前听到哲学中说南美洲的猴子打个呵欠也能引起一场北冰洋海啸之类的话,现在算是切身明白,台海海底的一只光缆的破裂.也会引起一个人,或者说是千万个人的恐慌无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在嘉兴

  1. 曹杨说道:

    我来试试在2006年的最后一夜写下msn恢复后的第一篇评论。

  2. 嘉郦说道:

    “以前听到哲学中说南美洲的猴子打个呵欠也能引起一场北冰洋海啸之类的话”
    貌似应该是“蝴蝶效应”?

  3. 嘉郦说道:

    “以前听到哲学中说南美洲的猴子打个呵欠也能引起一场北冰洋海啸之类的话”
    貌似应该是“蝴蝶效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