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学

 
马雪问我次日做什么,我说去小学同学家包饺子,她大惊:“你小学同学怎么在北京?”
 
我想想也觉得很奇怪,其实我说错了一半——去的这家人是中学同学,而聚会的老同学中,也确有小学一年级时的同班生。
 
家乡那地方小,学校不多,我小学转过学,中学分过三次班,同一年级读书的来来回回就是这些人,没说过话也认得彼此是谁,时间久了,除了最亲密的几个有特别的印象与记忆,对于其他所有同班不同班的人的印象也都是老同学老同学,叫不出名字也认识你这张脸。
 
最让我惊喜的,是张理也来了,我这样说有点做作,其实是我把她叫来的,而且我到的比她还晚了两个小时,并看不出出我有多高兴的样子。
 
可是,真的,我很喜欢也很怕这种感受,好象上一次毕业时的挥手再见还是昨天,一夜后再见,没有白头,我们竟都大了肚子,她已是人妻将为人母而我肚子发了福。
 
她指着我问她老公:“知道这位是谁吧。”我笑:“背后怎么丑化我的?”心里却是满满的激动欣喜。
 
济济一堂,乡音满屋,个中人物,有的熟有的不熟,家乡远在万里之外,我们在京城这样一个空间用家乡话说着家乡人与事。
 
其中有人看我的博客,我想那都是刘明洋宣传的作用;也有人知道我上杂志,但是听他家妹妹说的。
 
她们打听八卦我就应和,这一行从业者全部有这个困扰,作鸡亦不需瞒着乡里。
 
主题是我们包饺子,面由自己来合。主人杨歌果然已经是贤妻,手脚麻利而且勤快好客。我永远记得那一年学校唱歌比赛,她穿了一件夸张的,只有春节晚会上民族歌手站一排时才会穿的蓬莎裙半路进场来唱歌,似乎是杨玉莹的歌吧,夺去了本该属于我的好名次,我一口咬定那件裙子是婚纱,真的要被我控诉一辈子了。
 
忙乱的场面,他们这些北方媳妇与女婿,都被换了北方的胃与手,我想插手都无法。
 
我只能默默地将面合成“长江七号”的样子。

我并非矫情的人,我也清楚地知道大家也都是奋力制造才能有这样一聚的场面,时间、现实早已默默地将我们的缘分打得七零八落,但七仔仍有个最质朴的愿望——但愿人长久。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老同学

  1. FION说道:

    回忆总显得美好
     

  2. 库拉说道:

    前一阵找到小学同学后的欣喜若狂~~~
    到现在还在独自怜笑~~~
    昨天又有过一个聚会~~~
     
    其实我们的谁都很安好~~~
    抹灭不掉的是从前~~~
    记忆停留的也终究是从前~~~
    但是这样单纯质朴的友情~~~
    大概是可以长久的吧~~~

  3. 奇奇说道:

    下次我也要包个长江7号饺子

  4. Emma说道:

    世界零零落落,事情烦烦琐琐,日子该怎么过,到底想要什么

  5. 艾斯说道:

    饺子包的还真是挺漂亮的
     
    冰释前嫌其实是个不容易的事情
    也许女人比男人 更小气

  6. Roni说道:

    你小学同学家的电视里在看F1啊~
    哎,郁闷的周末

  7. Yijing说道:

    不好意思,问一下,哪里买得到《上海金报》,跑了几个报摊都说没有。

  8. Unknown说道:

    Warcraft game like this to (World of Warcraft gold) and (wow gold)! Price concessions, credibility is also goo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