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更是一个悠长的故事

 
有些人,许久不联系就忘却了。今年香港金像颁奖时看到一个名字我的心里一惊,五年前我短暂跑电影条线时,认识她。她是朋友的朋友,先是认识了那位朋友,然后约吃饭,不是什么豪华地址,记得是香港广场二楼的茶餐厅,她同来了,甚欢。我不是一个喜欢贴金演绎自己与谁谁多么要好的人,如果我说与谁好,那定是感情真的不错。那么我与她,自然不是什么老友鬼鬼的朋友,写不出那种“即使五年不见仍然好亲切哦”的句子。但是,看到这期《明报周刊》上SHALL WE TALK单元是她的访问,还是忍不住要转载。早看面相即觉得定是有故事的人,现在因她得奖多了许多宣传,我才能领略。呵,在这个刚随范晓萱“我们就这样长大了”的夜晚,来看看她的成长吧,那更是一个悠长的故事……
 
 
   

 

原载香港《明报周刊》  

浮花 邵音音  

撰文:王志強

    名字本身已有戲劇性,令人想起「陰陰笑」,加上她瞪瞪眼已有戲的一張臉,滿頭銀絲,邵音音是新一代drama queen。她幾星期前打敗袁詠儀 、莫文蔚,憑《野‧良犬》奪得最佳女配角,也是另一幕出乎意料。

 記者到她位於加多利山的過萬呎獨立屋,未入門口,她就親切的問:「怕不怕狗?」來不及回答,十隻小狗撲擁而來,又令人想起《一○一斑點狗》裏的Glen Close,她說,屋後還有鎖的洛威拿大狗。

 一見面已那麼富戲劇張力,她還未開始訴說過往如浮花一樣的經歷﹕由輪船護士變歌女,再登上大銀幕,一時無知被騙做了脫星,再被台灣政府指為間諜,演戲機會被禁絕,鬱鬱不得志,甚至想過死。她說,即使嫁得好老公,有兒有女,三十年來都不快樂。

 「我拿到這個獎,才覺得一生無憾,幸好沒有死。」

 玩蛇的女人

 邵音音年輕時是美女,眼大臉尖,邵氏《百美千嬌》一書中,她佔一席位,被列入性感女神一欄。請她拍《野‧良犬》和新片《青苔》的郭子健,還有用她拍《買兇拍人》、《出埃及記》的彭浩翔,都是新一代導演,未必看過她以前的性感演出,而且,新舊的她的確很難令人聯想在一起。

 她在《野‧良犬》演一個惡毒婆婆,導演見過很多人都不滿意,他想要一個臉孔一看就令人起雞皮的女演員,曾志偉提議找邵音音,果然沒錯。

 她屋中的小狗頑皮起來狂吠,邵音音教訓孩子般罵:「邦邦!死喇你!鎖你!」立刻奏效。

 
   她自言是一個生命過了很多精采又過了很多風浪的女人,一張臉寫滄桑—她幾年前曾在家中失足撞破鼻骨毀容,演得到不同導演的要求,連混雜不同口音的廣東話,也可以是戲。

 「彭浩翔搵我拍《買兇拍人》,是因為要一個有台灣口音的女人,又要講閩南話,我在台灣長大,當然演到。」

 在《出埃及記》演殺男人集團的女教頭,要玩蛇,她的經驗又綽綽有餘。

 「導演不准把蛇口縫起,拍攝那天酷熱,蛇很惡,連攝影師也害怕。我拍第一部電影《十三號凶宅》,就要和恬妮搬一大袋蛇,哪會怕?」

 爸爸叫我改邪歸正

 惡犬毒蛇都忌她三分,因為邵音音是個勇敢的女人,在風浪中長大。她生於香港,父親是國民黨人,她幾歲大,就跟家人坐軍眷船避居台灣。

 「馬英九和我坐同一艘船。」計起來,五十七歲的邵音音和小馬哥同年。她在台灣讀中小學,畢業後修讀五年護士專科,隨後在輪船上做護士。

 當時社會風氣保守,船長禁止船員和女士交談,而她是船上唯一女性,生活乏味,遊遍二十三個國家後,她決定在香港上岸生根。

 七三年,她簽約電影公司,把原名倪小雁改成跟邵逸夫姓的藝名邵音音,在夜總會唱歌。不久,她被吳思遠看中拍《十三號凶宅》,煞科那天,她才知要拍出浴戲,導演騙她只拍到背脊,甚至電影出街才知被騙。世情險惡,一旦被打入艷星行列,星途難以翻身。

    「電影公司說不脫就不請你,可以怎樣?」結果她一年拍了十二部電影,賺到錢,卻換來世人甚至家人的鄙視。

 她父親五十年代開過亞東電影公司,也最反對她做明星。「我讀書成績好,他希望我做個正經人,無端端入了這行,他常常叫我改邪歸正。」

 那時只有她一個人住在香港,媽媽移民美國,也被朋友取笑。

 「她很傷心,說我令家人蒙羞,幾十年都是這樣。我們那個時代很保守,觀眾將演員分成好人、壞人、邪牌,我和羅烈就是壞人。胡錦演戲那麼好,到現在她女兒仍在怪她,問她:『點解你要咁做?』她上次回來談起也流眼淚,我們要得到身邊的人原諒,才可以釋放內心的不平。」

 出席康城惹封殺

 七八年,邵音音完成李翰祥的《官人我要》,隨片出席康城影展,她以一襲粉紅肚兜透視裝出盡鋒頭,第二天外地傳媒稱她為「China Doll(中國娃娃)」,被台灣政府視為大陸間諜,即時封殺,當時港產電影倚靠台灣巿場,所有導演都不敢請她拍戲,傳媒朋友都避開她。

 「當時只有李翰祥關照我,當人人都怕了我,唯獨他肯用我,連他太太也看不過眼,揚言若他再請我拍戲,就要跟他離婚。」

 去年李翰祥逝世十周年,她突然悟到,是父親種下的恩,他在五十年代開電影公司時,開拍李麗華的《雪裏紅》,是他第一個聘用李翰祥做導演,可見李大導是一個記恩的人。

 邵音音在電影圈前途止步,只有登台拍劇維持生計,在麗的《鱷魚淚》演壞女人。「沒有一個劇本是我喜歡的,三十年來,我活得很不快樂,心裏有個鬱結。」

 
   後來她到馬來西亞登台,認識了現在的華僑丈夫,婚後不久誕下女兒,她決定告別影壇移居砂越,心裏以為可以過新生活。

 「做媳婦幾辛苦,家婆說:『你做人新抱,不可以睡到那麼晏。』我沒想過嫁了要被人管。後來移民三藩巿,又有種族歧視。」

 原來平靜的生活不適合她,九十年代她舉家搬返香港,又回到曾經放棄逃避的娛樂圈,幸而這裏物是人非,年輕一輩已淡忘她的過往,她樂於有戲演但又可以做個不起眼的小人物。

 我天真我傻

 直至《野‧良犬》得獎,鎂光燈向她身上閃,記者要訪問她,她又害怕了。

 「我只要拿獎就可以,我不想接受訪問,很多新一代記者想知,我們舊一代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我沉默了三十年,大可以再沉默下去。」

 她不想將蒙塵的往事再翻出來詳談,尤其不想解釋當年為何拍性感戲。

 「假如我說當時被人呃,記者問:『是誰呃你?』別人現在已是成功人士,我何苦再去講人?我自己沒有責任嗎?難道我要再用阿嬌的藉口—『我天真我傻』,去抹殺自己曾經犯過的錯誤嗎?所以我不想說。」

 她最擔心的是,在澳洲讀書的廿三歲女兒和廿一歲兒子受到影響。

 
   「很多時我想避,但避不到,別人想分享我得獎的喜悅。我只好預先跟仔女說:『如果有些不好的報道攻擊阿媽,希望你們有心理準備,有些同學可能會拿一些雜誌報道給你們看,你們要承受。』他們說好。

 「我教他們積極面對人生,很多事情不是我想發生在自己身上,很多輿論批評我,我也不想,但已發生了,我要面對。我一做完訪問就驚,未刊出前天天擔心,我沒有問題,被人冷言冷語幾十年,習慣了,我去洗頭,有些人罵香港明星搞壞風氣,誰誰誰除衫,誰誰誰有醜聞,說話很難聽,我很難受,如果頭髮洗到一半要走,他們的攻擊就成功了,我不想他們成功,只好忍。但我的仔女在開心環境長大,我不想得獎後,令他們感受做藝人被攻擊的痛苦。幸好,他們很疼我,上天給我兩個很好的仔女,他們肯為我忍。

 「我一生人,別人眼中什麼都得到,但我有個心結,所以我不快樂,拿了獎,我才覺得一生圓滿。」

 《野‧良犬》在日本海洋亞洲電影節打敗《韓流怪嚇》,人人打聽邵音音是誰,她知道後很開心。金像獎頒獎禮後,住在三藩市的媽媽收到親朋戚友的恭賀電話,以前的羞恥被榮譽取代,她打電話給女兒說:「我為你感到自豪。」

 那一刻,邵音音釋懷了,積壓三十年的心結終於解開。

 後記 媽姐與老公

 邵音音的客廳放大批高級音響、發燒唱片,露台的層架上放十多枝結他,記者問她屬於誰的,她輕描淡寫:「我老公的。」似不願多談,然後把話題轉到唱片架上的兩張黑膠碟,是她當年灌錄的電影原聲碟,她說炒到二百五十元一張。

 碟面有她在《十三號凶宅》的俏女傭造型照,她說現正拍攝谷德昭的賀歲片《家有喜事2009》,也是演女傭。她二十多歲已長出白髮,一直染黑見人,現在的一頭銀絲是自然的,她問谷德昭要不要染黑紮媽姐辮,導演說不用,特地訂造銀灰假辮襯她。

 訪問接近尾聲,她不願多談的丈夫回家了,原來因他工作關係,不方便再見報,很有禮貌的跟記者交換卡片後,請記者不要報道他的名字和職業。

 
   他年輕時曾夾band,熱愛音樂,唱片、音響、結他都是他的心頭好。

 邵音音的新片《助念新星》即將上映,此片是李賽鳳的復出之作,主題圍繞佛理,得不到院線的支持。

 「港台前幾天訪問那位導演,你聽聽那個可憐導演的心聲吧。邵音音得獎後第一部電影,只得一間戲院放映,哈哈哈。」

 邵音音豪情大笑起來,常說得獎後的演員都要走霉運,她倒不怕,更倒楣的事情以前已經歷過,現在窗前是一片晴天。

 
 
攝影:譚志榮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那更是一个悠长的故事

  1. 泥辣说道:

    早上4点睡下去,现在又爬起来了,萱今天很棒,HOHOHO~~~~

  2. Emma说道:

    哇!这个老妇人年轻时还这么漂亮!!!!

  3. 库拉说道:

    这是一段故事了~~

  4. Oo小轩轩oO说道:

    艳星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