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师在光棍节这天生日

 
在工作里我需要尊称许多人为老师,有一些纯粹是屈服于业内习惯,有一些我心悦诚服尊人为师。
这其中,黄老师是这个行业里,我真正的老师。
黄老师是《申报》编委,专栏作家西窗烛下,是上海收视奇迹《老娘舅》的调解员。
他带我入行。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不在一个单位了,但是我走到哪里都是黄老师的学生……好象有点肉麻,道义层面,不介意再肉麻一点。
11月11日,是黄老师的生日,我们结识的五年来,为他庆生是和过年一样的铁习惯了,黄老师广交朋友,我在他的生日席上长见识、成长。
 
 
阳澄湖,五年前也是黄老师带着,第一次来这里,过他的生日,吃蟹。
 
 
很快就吃饱了。
 
 
 大闸蟹是紧紧被绑着承受巨大痛苦离开这个世界的,其实,非常之残忍,而我们还在吃它们,包括我,我有一种与减肥一样无能为力的忏悔。
 
 
我很鄙视把菜肴拍一遍贴blog的习惯,但拍残局我却喜欢。
 
 
油已结糨……吃完我们开始说小朋友玩屎与误食屎的真实往事。
 
 
其中最精彩的是说小朋友们大冬天捡到五彩冰棒纷纷吃了,发现是粪坑溢水成冰的故事。
 
 
又说起《嘹望》周刊记者感动中国的事:探询矿难、不断上访,为民请愿,危险重重,终于被总理注意。

虽然这个世界很多不公与不透明,仍是会为这种理想与道德感动。
  
 
主角终于登场了,黄老师。
 
 
酷在当下展览的时候,黄老师在我的头像上画了一个JJ,很黄很暴力。
 
 
黄老师有流氓的外表和文人的心,大多数人只看到了流氓的外表,很遗憾。
 
 
我发现和黄老师类似的还有文隽王晶,他们外在是三级片,内在是文艺片,他们竟连长相都相似。
 
 
其实我从个性上与黄老师的希冀并不一致,但黄老师很接纳我,我一直也不太明白为什么。
 
 
黄老师的名言是: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B,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B,不要紧我也曾经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B,后来很自然就明白了这个B道理。
这是失恋的时候黄老师送给我的真理。
 
 
我不知道我究竟从黄老师那里学到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一定有,呵呵,应该不止是说黄色笑话吧。
 
 
40岁了,其中1/8的时间我们认识并跨步同走,这是一种缘分。 

 
蛋糕被吃光还刮着吃残羹,这种乐趣平时不太有。
 
 
生日会后就连夜赶回来了,阳澄湖依然静悄悄。
 
无谓去计算谁对我坏,可我真实而深深地感觉得到,谁对我好。
感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黄老师在光棍节这天生日

  1. 火星人说道:

    突然又好想吃奶油蛋糕啊…而且要很多很多奶油…
     
    早上照镜子,,,腰似乎又粗了…

  2. 陈 饭团说道:

    奶油蛋糕扔起来很爽
    西窗烛下永远能一针见血

  3. Emma说道:

    对哦,你不说还没觉得,文隽和黄老师还真有点像的。

  4. Grace说道:

    虽然大家都是讲荤段子的,但言语间还是能感受到对老师的那份尊敬与感恩……
    PS:这个季节的阳澄湖的大闸蟹…啊…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