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虾

 

小龙虾

明明从小与外婆最亲好,她爱外婆外婆也爱她。

明明觉得能和外婆生活在一起是天下最美好的事,尽管是住在寿宁路的小小一间的石窟门房子里,连亭子间都不归她俩,但有外婆疼她,照顾她,外婆自己没什么钱但什么东西明明想要外婆都会想办法满足到,明明常常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这种美好在明明的阿姨看来全然不是这样,阿姨总是在周末来外婆家看她俩的时候对明明说:“你这个可怜的孩子,父母离婚谁都不要你,你跟着外婆,自己可要争气啊。”

明明虽小,但知道阿姨并非恶意,可这份并非恶意,竟比恶意还狠毒地将她的心她的眼都刺得要一起掉眼泪了。

还好明明很快就又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了,因为外婆总是说:“明明,乖,外婆什么都可以给你的。”

16岁那年明明有了男朋友,开始注重打扮,家里不是很有钱,年轻是资本,只需要在脸上轻描淡写,她已经是学校里最美的风景。

隔班的小华就是这样被明明吸引而来的,其实小华本身也是一道风景——对那些学校里喜欢林志颖郭富城的女生来说,小华跟林与郭长得神似,气质自是比不上了,小华也是父母都不要了的孩子,和明明不一样,他一个人住,爱玩爱疯爱抽烟骑摩托耍酷,就是不爱读书。

两个父母都不要的孩子在一起话会特别多,明明接受小华追求喜欢上小华,也是因为这个道理。明明总觉得和小华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每天晚上电视里在放琼瑶的电视剧,明明也不为所动得要和小华去约会。

明明到底是个好姑娘,除了脾气急。

那个周末的事,就是在急噪的脾气伴奏下发生的。

明明12点与小华约了去西藏南路的桌球场,11点半她才起床,开始打扮。并没有太多复杂程序,但夹头发的发卡怎么也找不到了。明明急,她与小华都没有BP机,若迟到的话根本没办法联系。

她大声怪外婆,“你把我的发卡丢到哪里去了?”

外婆好冤枉:“我没有动过你的东西啊。我把我的头割给你,我没有拿你发卡。”

明明听到外婆这种粗俗的“我把我的头割给你”的话更是气,这算怎么回事嘛,割头有用么?她急得脸也要歪了。外婆心疼,“明明别急,我去给你买个回来。”老身子慢慢摸索下楼,去巷子口的铺头买发卡。

明明仍是急,却在急噪中一眼发现了自己找不到的发卡,不正放在床上么?房子太小,空间狭窄,东西易隐形起来。那么,岂不是错怪了外婆?明明有些愧意,但只是一念,她随手藏了发卡,并不打算承认这个错误,接着随便梳了个头,就要出门。

外婆却在这时回来了,气喘吁吁,拿着新的发卡:“买给你的。”

正欲出门的明明被挡在门口,又是急上心头,外婆喘气让得慢了,她一推外婆:“我赶着要走”。

明明没走出那一步,因为可怜的外婆,就在明明的一推之下,不设防地自门口朝后倒,顺着石窟门房子的窄楼梯,摔了下去。

……

外婆年纪已大,不经得这样的摔,进了医院。

只是一个下午的功夫,那么快,外婆没有了。

那个诡异的下午,父母来了,阿姨也来了,平时见不到的亲戚们都来迅速来了,他们七嘴八舌着年纪大总有闪失,没人知道外婆怎么摔倒的,弥留的时候外婆在病床上默默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明明。大家更是觉得明明可怜,纷纷表示会给她一些钱。嘴毒的阿姨表示会接明明去和自己住——“可怜的孩子,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的。”,说的时候朝明明的父母狠狠地看着。

明明和外婆之间最后一个秘密,就这样永远没有人知道了,明明心里有巨大的恐惧与不安,她在日记里写:外婆为我做所有难做的事情,然后我竟杀了她。

……

明明的阿姨没有食言,孤傲不婚的她真的将明明从寿宁路的石窟门接出,把明明伺候长大。告别了寿宁路的明明也告别了小华,不再谈不负责的恋爱,她认真读书,上了大学,参加工作,还进了电视台。

明明是都市里独立的现代女性了,高学历好外貌,在电视台里也是风景。

电视台经常需要加班,明明虽刚参加工作但领导赏识,总给她重要的案子去做。明明很有成就感。

但明明的身体却不好,都会人为肥担忧,明明却一直瘦下去。

“我没食欲。”她对阿姨说,“不知道为什么,工作一忙,忘了吃,工作完了,也什么都吃不下。”

都打算去看医生了,也是因为忙而没去,总之,就这样无可救药地瘦。

一次大的晚会结束时到凌晨,明明想回家,被同事拉去夜宵,“带你去夜宵一条街,好吃。”

明明没食欲,“我不吃。”明明对同事说。

同事拉她:“你别这么娇贵啊。大小姐。”

明明刚出来工作,有一腔报复,工作不怕苦与累,但怕被孤立,她不想被人当作娇贵。

只好去了,全当作陪。

出租车下车的时候,明明呆住了,一条窄小的街,全是大排挡,各挨街门面悉数是餐馆,海鲜龙虾臭豆腐,充斥视线。明明不为这些而呆,她的呆在于:“这不就是自己从前住的寿宁路么?什么时候成了夜宵一条街?”

“二楼有座。”老板娘已经出来迎客,同事马上进店上楼落坐。

明明也只好跟进上楼坐下,点餐,烧烤、臭豆腐……同事点得很欢,而她不知道吃什么。

突然看到小龙虾,从来没吃过,有一点点的兴趣。

同事也点了,教明明怎么吃。

——原来不复杂,套上围脖,戴上手套,先从小龙虾中间一凹,小龙虾的头断了,吸吮剩余的头部,再剥开身体盔甲,一折,龙虾的腰也断了,白晃晃一块小肉出来,很是美味。

明明也照做,真好吃。

从此后竟然爱上吃龙虾,每天都要记念着去寿宁路报道,食欲因小龙虾而大开。是因为它的美味,仿佛也不全然,有时吃着吃着,会想起很多小时候在寿宁路发生的事。

开始的时候明明喜欢和朋友结伴去吃,后来渐渐只爱独自前往。

夜宵吃多了,人也胖起来,阿姨看得放心许多。

“谁这么本事?能改变你啊?”阿姨半开玩笑问明明。

明明也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说自己实在太爱小龙虾?那简直辜负了阿姨这些年历来对她高标准的栽培。明明也没多说什么,嘀咕:“我小时候住的寿宁路现在是夜宵一条街了。”阿姨听到了也没有吭声,她不喜欢回望过去的事情。

那一晚,明明又去吃小龙虾了,跟上瘾的毒品一样,太爱小龙虾们。

点了许多,吃了许多。

吃完时已经不知是否仍是黑夜。

肚子很饱和,而人是昏沉的,明明屈身预备下楼。忽然听得耳边竟有训导的声音传来:“你以为看着干净就干净能吃了么?”明明仿佛被什么人打了一下,或是被什么人踹了一脚,或者什么都没有,或者一定是被怎样了。伴着那一句“你以为看着干净就干净能吃了么?”明明摔了下楼。

她倒在肮脏而油腻的地板上。

天啦,她终于一触即发地崩溃了,是外婆在训导自己???外婆终于还是来了!!!躲不过,以小龙虾为诱饵,抓自己回来认罪。

外婆,我错了!外婆,我错了!明明在心里大叫。

后来冷静下来,也只肖几秒时间。原来因为吃了太久,竟然已经天亮——适才那声音,是餐厅门口有位妈妈在骂孩子不许买街边小食早点,“你以为看着干净的东西就干净能吃么?”

小孩倒是个小大人,竟指着明明这样餐厅里的食客说:“他们吃的小龙虾还要脏呢。老师说小龙虾是吃下水道垃圾的虫子。”

明明心头一震。

匆匆回到家中,查阅网络资料。

明明查到:

小龙虾

小龙虾学名叫克原氏螯虾,克氏螯虾的老家在美国南部和墨西哥北部。它适应性强、在强烈污染水质中能生存,常被用于吸收污水中的重金属元素。20世纪30年代,小龙虾作为生物实验品,随同侵华日军一起入侵到中国,并很快繁殖起来。小龙虾因其贪食特性,常被作为下水道清道夫使用。
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怪灵魂,外婆的灵魂已经早不知去了哪里。没有人会指责明明推倒外婆,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个她与外婆最后的秘密。

可明明又一次陷入了厌食症里,小龙虾再也吃不下,因为明明总是听见小龙虾在成群接队血流成河地讨伐着她,“我帮你把最脏的东西吃了,然后你把我给吃了。”

很像当年日记本里的那句话。

说到底,很多问题,是没办法跟人说,也没有办法求人解决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小龙虾

  1. tianjie1220说道:

    沙发 !太难得了!逮到了!

  2. 仙女说道:

    很诡异且怀旧,看完了心里挺难受的

  3. 毛公子512说道:

  4. 火星人说道:

    唉,.这是为了什么…?

  5. 嘎嘎说道:

    有点李碧华的感觉…

  6. Lek说道:

    诡异的华丽。。

  7. 说道:

    你吃小龙虾的时间可以考虑写剧本啦,这么有才仅仅是去吃个小龙虾可惜了

  8. wong说道:

    又是鬼故事………….

  9. Amy说道:

    凡事有因必有果,故事不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