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途中

 
 
这次为期一周的出差前我以为自己肯定能写特别牛B的blog,可是我发现完全不行,我没时间。
就像曾经幻想此行要吃很多好吃的,嘴里的溃疡让我每次吃任何东西都像江姐受刑那么SM。
在北京,作为特邀潮物设计者参加了激浪记者会,在王悦家玩得很happy,跟从前闹得很僵的歌手喝了下午茶,我把绵绵的书送给了陈楚生和她,给他们爱的祝福,所有的苦难都会于忧郁的明天生上天空。
还有很重大的秘密,让我快乐也痛苦的秘密,爱因斯坦也不能解决的秘密,我爱这个秘密。
在武汉,VOX在鲁巷附近,我很诧异,原来搬家了,印象里的VOX那里现在是个蛋糕店,我真的是很老的人了,真的,在武汉认识的小小鱼和蹦蹦都是20岁左右的孩子,他们几乎懂得这个世界。
小小鱼陪我回了学校,在曾经发生过许多事情的空间里安静地坐着,听校园广播里风花雪月的句子,我也曾为此撰稿,校园里的人各有所忙,只有我和朗读它们的人是认真的。
在曾经住过的宿舍下不敢上楼,怕上去打开曾经的房间,赫然看见自己坐在那里,我该告诉他什么,未来美好?还是世界平静。
晚上的时候和一个我10岁时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他唱歌的前辈歌手吃夜宵,他和我一样是水瓶一样皈依过。
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它满足了我从未做到的流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1 Responses to 我在途中

  1. Emma说道:

    哇!原来陈楚生和她的恋爱是真哒!真劲爆!

  2. JING说道:

    0.0.0

  3. 啊布说道:

    你去VOX现场了吗?我没见到你。。啸坤的气场太棒了!

  4. 一卿说道:

  5. Hsu说道:

    阿甘同志,考虑一下减肥的事项吧~呵呵~

  6. kario说道:

    oh dear~i saw me ~

  7. 说道:

    书已经转送到啦,顺带还有大同的专辑。

  8. 说道:

    我自己留了一本哈。

  9. 说道:

    哈哈,你这个消息太劲爆了,如果爆出去,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10. 说道:

    晕~~公子真的和何洁谈恋爱了?不可能!何洁好像和你曾经闹得很僵吧?我怀疑是她!

  11. parsley说道:

    甘先生,请注意你的标点和用语,以免给人误解,谢谢。你的这篇博客在某个以黑陈楚生为乐天娱枪手云集的粽吧传阅,制造出下面的可笑谣言,这跟你的祝福本意大相违背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