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洁闹解约后的第一个专访

 

 

 

何洁:86年的小朋友要上法院了

 

/甘鹏

 

提起何洁你会想到什么?是05年那个夏天站在小小舞台上唱难度极高的歌曲的动感超女?还是几年来缤纷在娱乐版面上丑闻不断的负面女星?答案不会是统一的。但是近来提起何洁,第一跳出来的关键词,一定是“解约”了。继元旦时闹得全民皆知的陈楚生解约事件后,何洁的独立宣言再次把争议经年的天娱顶到了尴尬的位置。身处旋涡当中的当事人,曾经也是天娱爱将的何洁,与公司闹上法院,她究竟是怎样想的呢?

 

SOHO现代城一家隐匿的咖啡馆,记者约见了消失在大众视野里的何洁。没有了唱片封套上夸张的金黄头发、没有了舞台上鲜艳的演出服、也没有了平时宣传中排练好的问答。这个下午,记者见到的何洁,是一个戴着货车帽,没有化妆,从家中步行几分钟来喝下午茶的女孩。这个经历过一夜成名、经历过颠峰与谷底的女孩从自己的角度说着这个让许多人听闻也要抖三抖的话题——上法院。

 

要离开的是“现在这个天娱”

 

初闻何洁要解约,记者和许多圈内圈外人一样不解,一度也质疑:她这么不知足?比起如纪敏佳、易慧等05年同界超女,何洁已经很受天娱重视,享受不少资源了。

 

05年签约至今,在天娱旗下,何洁发行的两张唱片《发光体》、《明明不是ANGEL》,都是制作精良的作品。《发光体》由天娱与艾廻合作,音乐类型丰富,造型时尚,还与小猪罗志祥合作了MV,当年该唱片发行时,天娱一度购买大量户外广告牌为其造势,这在歌手的唱片宣传中属很难得。

 

第二张唱片《明明不是angel》发行时,何洁被天娱定位为“亚洲小天后”,唱片记者会更是选在香港,天娱包下了全国被邀请媒体的差旅费,为何洁安排了香港媒体的访问,投下的宣传费绝对不是小数目。

 

除了两张唱片,每次在天娱举办旗下选秀艺人集体全国巡回演出时,何洁的曲目安排与受重视程度,唯一只屈于李宇春之后。因为李宇春是天娱与太合麦田的经纪合作歌手,何洁是天娱享有全约,她与李宇春的“天娱一姐”之争,一度在歌迷之间沸沸扬扬。

 

这样一个外界看来很被天娱重视的歌手,怎么会有积怨导致要与公司闹解约?何洁告诉记者:“我要离开的是现在这个天娱,如果是过去那个天娱,我不会走。”

 

这里插入一段背景资料。08年底,天娱公司经历了大换血,公司高层悉数更换人马。如今天娱掌门人是湖南电视界的传奇人物龙丹妮,她一生中最传奇的传闻就是06年一度被挖至上海做“好男”节目,但遭到人身安全威胁返回湖南电视界。担任天娱董事长是龙丹妮事业的大转型,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娱高层新血则是编导出身的龙丹妮多年爱将杨柳。俩人上台后,先是以天娱公司的名义签下了与她们私人合作多年的艺人化作家郭敬明,然后迅速投拍山寨版《流星花园》,“衍生产品”则是源源不断爆出围绕郭敬明与天娱艺人、山寨F4们的八卦新闻。

 

“公司与我聊我的新唱片制作计划,我接受不了。”何洁说,“按照公司今年的工作安排,何洁将被公司送往南极,与郭敬明在那生活一个月,考察地球生态,拍摄MV。但是对于歌手最重要的音乐,询问公司后何洁得到的回答是:“回来再说。”“

 

现在天娱对音乐不重视让何洁失望,但更让她情感上难接受的是,今年天娱为她度身打造的宣传策略是“洗清过往所有的罪孽”。“何罪之有?”何洁自问。

 

其实已被雪藏一年多

 

艺人与经纪公司有矛盾不是新鲜事了,但欲出面大闹的艺人,都得过被雪藏这一关。很现实的,一旦提出解约,经纪公司很自然终止该艺人的工作安排,在朝花昔拾的娱乐圈,最怕就是被冷落被遗忘,何洁难道不怕?她说:“其实我已经被雪藏一年多了。”

 

对于这个说法,记者通过别的渠道了解到,何洁与前经纪人早在一年多前已经发生严重冲突而闹僵。近一年多来,何洁已经处于无经纪人状态,所有工作都由不同的工作人员轮流跟进。

 

由于何洁的歌曲多、风格大众、价格不算高,她的商业演出没有影响,而且数量上一直是天娱女歌手中最多的。熟悉艺人工作流程的人会知道,不断商业演出的工作方式能带来财富,但对于艺人的事业来说,纯商演的工作安排却是自杀性的。因为没有经纪人做前瞻性工作安排,纯商业演出消耗着何洁的星光。

 

有时候,一个很重要的晚会邀请,或者是很重要的节日,别的艺人被安排去上电视台的节目或者很重要的社会活动,但是何洁却陪派往一个很小的城市商业演出赚钱。有的演出还是夜总会这种对艺人形象不好的地方,钱是赚到了,但这样的钱她宁可不赚。“一次两次也能算了,如果长期以往都这样,我难免有自己的想法。”何洁说。

 

若从经纪事务的安排来看,确实已经被“雪藏”了一年多的何洁,现在升级面临商演也叫停的局面,她表示全面雪藏也不怕。“不同的地方就是没有收入了。”何洁说。“我要把矛盾解决先清楚。”

 

耐心等待法律仲裁

 

现在的何洁,全面停止了工作,正在北京家中静养等待开庭。她给记者解释了自己这次上法院是“仲裁”,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原告被告打官司”。意即,她向天娱提出解约,天娱接传票,只有一审,没有上诉机会。

 

何洁的解约官司将在4月底开庭,官司的归属地是在海南,审判结果将来自海口。何洁这次选择的律师与陈楚生同一个,她说:“这是巧合,因为这个周律师打艺人解约官司很有名。”

 

先解约再寻出路

 

身处旋涡,全面暂停了工作,何洁在家过着成名几年来已经遥远的假期生活。没了收入,生活暂时没有明显影响,但是本想趁房价小低谷换房的何洁现实地暂停了售房计划。何洁与记者谈话中还接到一个朋友来电询问她售房的事宜,她请朋友再等等。“目前我不敢卖房子,怕无家可归。”

 

坊间盛传何洁已与华谊秘密谈好合作,所以有恃无恐地打官司。何洁否认了这种说法。“我的性格就是不开心先解决了,别的事情再说。我的个性是忍不住。”

 

能否解约?赔偿多少?……整个仲裁的审理过程将在半年内结束,这些现在无法给出答案的问题,到时会水落石出。

 

 

何洁:并非天使,但肯定不是魔鬼

 

与何洁的谈话持续了一个下午,除了敏感的解约一事,我们聊回了2005年她成名的那个夏天,聊到了当下年轻人关心的时尚,喜欢的电影、音乐、书籍,我们甚至分享了各自拿手的“怪谈故事”。一个下午的对谈,让我印象最深也最意外的,不是那些恐怖的“怪谈”,也不是超女姐妹们的幕后小秘密。而是当我告诉何洁,05年超女比赛,我爸爸最喜欢的超女就是她,她脱口而出一句:“那他现在肯定也不喜欢我了吧……”她理所当然地觉得曾经喜欢她的人多已流失,这是怎样的一种心理暗示?虽然一路表现得无畏流言、我行我素,但丑闻频传,改变了别人对她印象的同时,这个86年出生的女孩来说,内心不是没有波澜。

 

我与何洁的打开心结

 

远的不说了,先说最贴近的,我本人和何洁的“宿怨”。

 

那是2006年某音乐颁奖礼后,我早早地与当时何洁的前经纪人约了去酒店拍照加专访,一切都确认好了,甚至在颁奖礼后台还当面确认。但两个小时后记者赶到酒店,却联系不上何洁方面,辗转电话接通,何洁的前经纪人居然翻脸推了这个采访,给出的理由是:“你们的工作不专业,下次租个棚好好给我们拍,好好采访。”这样的结果和说法让人很难接受,何洁的采访没做成,但当时同样约了采访的黄雅莉却是很合作地完成了采访拍照。。

 

我与何洁这些年再也没有亲密接触,没有机会解开这系上的铃。听过回诉,何洁回想了那个晚上,她表示了歉意,但并不记得有什么采访安排,“很多时候,因为身边人的处理不当,我的形象就被损害了。”

 

何洁“遇鬼”揭秘

 

这些年来,关于何洁的是非不断。最匪夷所思一桩,就是当年何洁下榻某宾馆,住进后表示见到了鬼,要求更换房间,事件被报纸报道后,该宾馆表示要告何洁毁坏了宾馆的名誉。

 

这件事情何洁仔细回忆了原由:当时她就是很累睡在床上,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边,想叫想起身但是就没办法行动。

 

这种状况在医学上有解释,学名梦魇”,同做梦一样,梦魇也是一种生理现象,是说当人做梦突然惊醒时,大脑的一部分神经中枢已经醒了,但是支配肌肉的神经中枢还未完全醒来,所以虽然有不舒服的感觉却动弹不得。

 

这是外话,当时发生的情况是,何洁要求换了房间,也得到了酒店方面的许可。这样一件事情,本来是私人事情,被报道出来,惹来许多人反感,有人觉得何洁不懂科学,有人觉得她无理取闹,宾馆恼怒到动用法律手段……

 

身在其中,事后也明白了梦魇为何物的何洁,一直有个不解的疑惑在于:是谁把这个事情告诉记者的?无间道真的存在?

 

车祸为什么被质疑?

 

车祸炒作事件也是何洁这几年间遭遇的不大不小一件麻烦事。细问何洁,当年车祸确有发生,当时也颇为严重。那么,最后何洁为什么会被质疑炒做?

 

何洁认真得回想当时的情况,说:“我去医院缝了7针,在额头上缝的,伤势不严重。后来没几天被安排请记者吃饭,记者看见我头上并没有伤。”

 

我也回想了当年的情况:听闻何洁车祸,然后打电话给天娱求证,得到的答复是缝了大概数十针,但我不日就看到了何洁的近照,完全没有天娱形容的那么严重,甚至看不出车祸的任何痕迹,很自然有被玩弄之感。

 

而设身处地来想,那些被安排去吃何洁请客的饭的记者,起初是闻讯艺人受伤,但后眼见着却没有,当然也会想到质疑她炒做。

 

是谁在导演这场戏?

 

走红后翻脸不认人?

 

对何洁还有一个“坏”印象,那就是走红后翻脸不认人。

 

最直观表现是在和超女比赛期间的成都赛区战友李宇春的关系上。记得比赛中她俩同住一宿舍,关系异常好,平时比赛时,李宇春对何洁关爱有佳,这份友谊通过镜头传送到千家万户。

 

但是比赛结束,作为艺人各自发展后,却鲜少见到她俩共同进退的画面了。更多的人把质疑的矛头对准的是负面多多的何洁,指她利用完李宇春再不认人。

 

何洁无辜地告诉记者:“其实我还一度生春春的气。”原来比赛结束后何洁有时候打电话给李宇春,电话那边经常是说话很匆忙,也没时间出来碰面。对比着以前的亲密,何洁生起闷气。

 

但是,再后来,因为自己也被老同学老朋友误解,何洁突然明白了李宇春。“的确当了艺人就不比比赛时候了,有很多工作安排,自己有时间就希望休息休息,也不是不想和老朋友们联络,有时忙了累了就忘了。再加上,我也发现,春春就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我戴个鸭舌帽还能上街,她的光芒太耀眼,走到哪里,不被认出来,简直不可能。”

 

换了一种心态,换了一种相处方式,她们仍是好朋友。

 

激动起来会和路人急

 

何洁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记者的观察是,最简单说,就是一个很直接的人。

 

有这样一个小故事。有一次,晚上,何洁和黄雅莉在工体附近玩,走过一个喝多了的路人,那路人正在伴着音乐摇头晃脑,看到了她俩,就叫住她们。“你们——是那个——那个——”那人嘴里叫不出她们的名字,还很不礼貌地把何洁的帽子从头上拽了下来,何洁的头发很凌乱,好笑又好气,也顾不到那么多了,一手就把帽子从那路人的手中夺了回来,跑开。

 

只听见那路人在身后骂:“超女有什么了不起?” ——还是想不起她们的名字。

 

我则与何洁分享了一次她在颁奖典礼后台的表现,记得那次记者们围绕着何洁问她:“为什么你的负面新闻那么多?”何洁哈哈大笑:“因为我长得漂亮嘛。”次日许多报纸就写何洁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夸长得漂亮。

 

听了我的回忆,何洁急了,“我那是开玩笑的。”

 

还有更夸张的,何洁染了金发后去武汉宣传,被武汉的记者问:“新发型感觉如何?”她的回答是:“染发特别麻烦,我都后悔自己是个亚洲人了。”

 

这真的是很好笑的一句玩笑,但是如果抛开语言环境,直接作为标题:《何洁后悔自己是个亚洲人》,读者难免觉得这个小姑娘脑筋有问题,小题大做的话,更会想到重洋媚外去。小题大做么?但是,一切都是出自何洁自己之口,也怨恨不得别人。

 

何洁深以为是,所以也就难免当我告诉她:“其实我爸爸在看05超女时就最喜欢你”的时候,她脱口就是一句:“那他现在一定也不喜欢我了吧?”

 

她知道自己负面缠身,损害多多,一路无所畏惧,也许只是一层外衣。

 

换个角度,我其实颇很能理解何洁许多时候的表现,顽皮女孩多有这样一面,我身边也有这样的朋友,经常开玩笑说:我长得漂亮啊!你能拿我怎样?

 

——诸如此类的语言,朋友间聊天无妨,但是公众人物如此,就容易被人抓住做文章。既是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有不一样的要求,现在的何洁也已经懂得。

 

何洁有一首歌曲叫《明明不是ANGEL》,这个女孩自己已经唱出:我不是天使。在我的眼里,这个86年出生,毛病多多的女孩的确不是天使,但肯定不是魔鬼。

 

一个下午的茶话,道别时送给何洁两本棉棉的新书,《声名狼籍》与《于忧郁的明天升上天空》。这是巧合,但确是对这个与你我一样跌撞中成长的孩子的美好祝福——不管是否已经“声名狼籍”,在真善美的指引下,一切的烦恼,都会在依然忧郁的明天,像一只只的气球升上天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何洁闹解约后的第一个专访

  1. 一卿说道:

    好长

  2. 说道:

    现在何洁和戴军蜀黍的关系挺好的,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

  3. Hsu说道:

    不一样的娱乐,一样的娱乐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