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客

 

 

周末的时候,家里来了两个客人,大学时艺术团的小沙皮和张辰露,沙皮来上海出差,张从俄罗斯留学回来半年前来上海工作了,我们聚首,各自已是分别三年六年的没有见面。

 

观察着曾经一同少年的我们,脸上的黑眼圈以及眼袋以及皱纹,真不能不忧心时间光波对人的伤害。

 

说往事,说故人。

 

那年夏天,学校校庆,我们被提前召回学校排练节目。诺大一个校园只有我们这样疯狂的一群人,操场是我们的,喷泉是我们的,教室是我们的,食堂是我们的,连澡堂和厕所以及博物馆都是我们的。不用上课,不用晨跑,于是不用逃课,不用赖床。有的是青春,有的是玩伴,有的是欢闹,有的是啸叫。

 

那个夏天,小沙皮失恋,我们成天陪着她,给她分析失恋的原因和日后的怎样以及怎样,说了什么全不记得了。爱情这摊事直到今日仍不能胜任,抵御爱情之伤的最好方法就是放弃爱情,没有爱就没有痛。

 

8年前到今天,都是这样。兜兜转转,她与当时决计以为不会在一起的男生在一起已经许多年,都是上世欠的。

 

一些人的名字我已经不太记得,一些名字记得但脸已经模糊,回忆竟是这么可怕的东西,你有心去珍藏的,它不一定替你珍惜地保管起,或许还是自己不够珍惜。

 

终于,想到的多数都是好笑的事情了。

 

一支没有学会的舞蹈被赶鸭子上架上了舞台,左右偷瞄的结果就是最后劣评如潮。好歹我从此学会了几个基础的藏族动作,如今拍照时经常使用,哈哈哈哈哈。

 

还有一个从上铺摔下来失去记忆的师妹连父母都不认得但仍记得刚学好的舞蹈动作,大家在怕怕的眼光里看她跳着动作有些奇怪的舞蹈。

 

有心想跳主角的高大女孩求将毕业的团友传舞给她,但被觉得她四肢粗大不适合那舞蹈,团友毕业走了,她一咬牙自学成才靠记忆把舞蹈翻版出来,真正好气好笑。

 

有人在学校外开了卡拉OK又改行去教肚皮舞;有人的男朋友外边斯文其实是变态把女友的好朋友们一个个关起来上下其手……

 

我对大学的生活其实没太多怀念的,好好坏坏的在心里自有一番度量。人与人的缘分,就是在某个特定环境特定时期,被推到一起,然后冲开,来来去去,那力量宛如海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来客

  1. JUNE说道:

    青春万岁

  2. Pearl说道:

    挖~~你从小就有肌肉~~

  3. 沙皮说道:

    那个夏天真滴多亏茑你们。。。说的什么我还完全记得~~只是人在感情上可能真的会一错再错。。。不管怎样大学还是值得怀念的~~尤其是那个夏天。。。01年的夏天~~这个五月同样也多亏了你们~~~

  4. 火星人说道:

    好青春..好喜庆啊..哈哈..

  5. Emma说道:

    嘿嘿,这照片。我对大学也没什么留恋,明天终于要论文答辩了,我终于可以走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