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

 

那时我家有一卷他的录象带,但其实我家没有录象机。

 

于是我只能每次带着这卷带子去有录象机的同学家去观摩——观摩一个超级巨星的演唱会,烟花爆破,晕倒的歌迷被人浪拥出现场,中国的毛阿敏或者刘欢是不会有这样的效果的。

 

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家里快快买录象机,这样就能随时看录象带了。

 

后来,直接进入VCD时代。高兴啊——最急着买的几张VCD,当然也有他的。

 

我不会跳他的舞,只会唱他不多的几首歌。

 

一度以为那个穿鼻环在香港大佛上跳舞的他的妹妹其实就是他的分身,谁叫他雌雄莫辩。

 

一度以为天下最牛B的歌手就是双M,一个M是他,还有一个是MADONA

 

后来我渐渐长大。

 

渐渐就忘记了他,不知道怎么忘的,什么时候忘的,总之就是忘记了。

 

偶尔也会读到他的新闻,丑闻居多,不再会听会唱他的歌,他也没有什么新歌。

 

偶见有人模仿他跳舞,会觉得土,那些舞步,是上世纪的产物。

 

事情就是这样。

 

突然,他死了。

 

不期然还是会伤感,想起许多往事,和那卷录象带有关,和那个物质不丰富的年代有关,和那个坐井观天的少年有关。

 

不期然,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为他伤感。

 

仿佛我们的伤感,就能救回他行将埋葬的孤独。

 

居然又觉得他这样去世或许不失为一件好事。这些年来马不停蹄的丑闻已让他在许多人的心里形同死去,而这次永别,其实让他在许多人的心里神奇复活,成为不灭的天使。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