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剂

 
 
PHOTO/贺信
 

我现在住得离市中心有点远,打车到人民广场需要40-50元,视乎交通堵塞的程度。

 

其实我喜欢住得离市区有点距离,如果有车的话,我愿意再远一点。

 

自从我从绍兴路搬来这边我就一直这样跟人说了,以前我的说法是:我喜欢住市中心,尽管房子老而小,但是出行方便,哪里打车都20左右,半夜还能随时吃到东西,多好。

 

我没有撒谎,过去没有硬撑,现在也没有浮夸,我也没有变心,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发生到我都觉得自然。

 

现在的小区旁边,有巨大的绿地,那是政府工程修建的公园,修得差不多了,还有一些小细节没收尾,不算正式开放,但已经可以游走了。

 

妈妈前段时间来上海住了些天,每天晚上,晚饭后,我们就会去绿地里散步。

 

很黑,很黑,绿色植物和也许存在的红色花朵都成了黑色,人也是黑的,一切都是黑的,发出无数声音的青蛙与昆虫也黑得像个秘密一样地存在于视觉的世界里。但我怎么觉得那么好呢?

 

平时太明朗,需要打扮收拾,这个社会,怎样都需要妥帖才出门,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这样安全,只有黑夜,没有灯的黑夜。

 

我与妈妈说着家乡话,谈着万里之外家乡发生的事情,很远,又很近,那些人,他们都不会站在原来的地方,他们也都和我一样各奔前程,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再相逢,彼此都会有恍然的心情。

 

我们在黑色里看到黑色看不清脸的老人与孩子,他们也在散步。

 

其实我与妈妈也是老人与孩子,妈妈没那么老人,我没那么孩子,或者妈妈才是需要我照顾的孩子,而我的心已经苍老得像个老人?呵这样的语言,显然是为配好背景音乐的blog准备的,它不是真的人生。

 

因为没开空调做菜,在上海的几天里,妈妈的腿上长了一些红疹子,我很急,妈妈很痒,爸爸在电话里说:涂大蒜啊。大蒜……那几乎成了我们家的一个笑话了,从小,我被蚊子咬,爸爸就叫我涂大蒜啊,我涂了,被小朋友笑。亲戚有拉肚子的,爸爸也说:吃点大蒜,没有人会这样挑战。但是爸爸一直坚持:大蒜是好的,治疗百病……当然,妈妈并没有涂大蒜,对于长久相处的人,我们都是一样有着一种轻蔑的。于是就这样,加重了。

 

后来,是在清理冰箱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好几个月前朋友们来我家玩作饭时用剩的大蒜,水分几乎流失了大半,也没那么刺鼻了。也许是随意,也许是实在痒,妈妈就涂了一点,居然,疹子就好了。不痒了,睡觉也安稳了。

 

然后我们俩都感叹:原来大蒜真的是有效的。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爸爸呢?我和妈妈说。最后也没有,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很随意了。

 

这才是真的生活吧,实际、不美丽,也不浪漫,很真实,有一点灰色幽默的成分,柴米油盐,我们纷纷这样没有剧本地做下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散剂

  1. 说道:

    今天居然让我坐了一次SF…呵呵…喜欢这句话:这才是真的生活吧,实际、不美丽,也不浪漫,很真实,有一点灰色幽默的成分,柴米油盐,我们纷纷这样没有剧本地做下去。支持一下,大蒜治百病……

  2. 立夏说道:

    我没有撒谎,过去没有硬撑,现在也没有浮夸,我也没有变心,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发生到我都觉得自然。很多时候人都是这样的…我也会…然后在怀疑是不是自己虚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