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潮鹏掰》专栏的死灰复燃

 
从我几年前第一次开始写专栏,我就亲自给自己的专栏取名字,如果邀请的对方说我们的专栏叫“娱眼看星”这么敷衍,那我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的。我会跟每一个约我写的编辑事先说明,我不接受被改稿子,错别字除外,不是我多大牌,那时我还是新丁吧,是我真的过不了那一关,我性格就是有缺陷,每个人性格都有缺陷。真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反正我的每篇稿子都是有生命的,看到自己被摘头摘尾的稿子,就好像良家妇女看到自己被恶棍强奸后生下来的孩子,明明是自己的骨肉,却带着被羞辱的仇恨,想杀了它,到底又是心疼与难过啊,是一种想和那些强奸稿子的人同归于尽的感觉。复杂的很。
 
这么多年来,专栏名字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星潮鹏掰”,次喜欢的是“星甘宝贝”,宝贝这个有够肉麻,虽然我很强势,也没有任何编辑肯接受这么肉麻的名字,我也就只好忍了。而且后来我掌握了人的心理,每次编辑说那你多提供一个选择,我就把两个一起报给对方,无一例外的是对方不假思索地就会选“掰”那个。从潮人王网站到朝九晚五网站,从YOHO的别册到0086的专版,还有每日金报,成都女报,杭州的城市假日周刊……就这样一直掰着。有时候是同时在写,有时候是马拉松接力,总之一直没停过。
 
但是,到了今年,居然熄火至今,年初时候女报编辑告诉我,他们的专栏取消了。同样厄运的桃之11说这都是经济危机闹的,报刊倒闭的倒闭,缩版的缩版,总之是没有专栏给我写了。那也不能怎样,只能默默接受。
 
开心的是,从本周起,我的专栏又死灰复燃了。在文新集团投资的《新民地铁报》上。整个一版,自由度很大,编辑对我的要求就是视角独特,哪怕冷门另类也没关系。这让我很高兴,因为,除了在我们单位自己的杂志上一本正经地写采访稿,我还需要一些神叨叨的出口,来宣泄与表达。有的人工作可能是为了钱,而我工作也是为了钱,但我确实也是爱写东西。国家椅子人的岗位和记者,我真的会选记者,我真的太爱写了,当然其中也有不想冒千年后墓地被挖开还现场直播这种风险的考虑。
 
好了,啰嗦了这么多,其实就是要推荐大家去抢报纸。《新民地铁报》每个周五下午17:30在上海各个地铁站和大型写字楼派发,他们告诉我发行30万,去抢应该都拿得到。也请监督不要一放出来就被拾荒的收进了麻袋去卖,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上期我写的是薛之谦,下期写什么先不告诉你们。风格就是这样,就是很“我”就对了。大家可以提一点意见,但我不一定会改。
 
 
我的微博是
欢迎加我!!!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