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师的婚礼

 
黄老师和方昉的婚礼,是我最近期待的一桩大事。
 
他们都是对我非常非常重要的人。黄老师是带我入行的前辈,师长朋友,教我很多,最经典的就是他安慰失恋是这样说的:"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B,但是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B,不过不要紧,我也经历过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B的阶段,总有一天你也会明白这个世界是有很多很多B的。”很黄,很老师。
 
关于当年我们一帮人是怎样聚在一起,然后分开,然后再没在一个单位过,但一直亲密着……这个故事,每当有人问我你是怎么做记者的,我都会说一遍,不夸张,我至少说过100遍了,网上都查得到,有本类似《知音》的杂志还登过。
 
婚礼结束,回家导照片的时候,发现自己竟拍出这样一张照片,黄老师这里是灯光爆掉了,方昉在那头,笑望前方。那种感觉,就好像——黄老师是一个神,毛泽东,或者是一个精神导师,之类的。
 
他们的爱,是艰难的,也是不会被所有人理解的,是啊,就算保有祝福态度的我们,也并非能够100%地体会清楚。这不重要了,重点是他们的执着,使得现在终有这样一个仪式,彼此给予对方最大的尊重和信任。
 
记得,小的时候喜欢读三毛的书,其中有一本是三毛回信给读者的,有篇文章叫《爱有千万种诠释和风貌》,彼时尚小不懂得其中真谛,现在我知道了,爱是复杂的,成因难言,过程曲折,结局未知。同时,爱也是简单的,爱就爱了,义无反顾,愿赌服输,唱这歌的人,最后不也是因为爱,一头栽向大地?
 
一路走来,我们是相识相知的朋友;茫茫前路,有缘同行,依然是最好的同伴和知己。
 
我们都不是相信王子与公主从此快乐生活在一起的那种人了,但我们都是依然相信爱,相信爱情。
 
 这条路看似短
夫妻手 
 文隽证婚
记得当时年纪小 
申江一姐劈情操 
 新人笑
 黄家帮。
特别把背景音乐换成了那英的《爱要有你才完美》,一方面是祝福,一方面,想起03年,刚认识黄老师的时候,他有一次带我们去唱K,还叫上了当时拍完《功夫》没有出名,因为SARS停学在家的黄圣依。那天,黄圣依唱了这首歌……当天其他很多事情我都记得不清楚了,但我记得那天的这首歌,不是什么戏剧性的情节,就是一个生活花絮。还是有感叹的,在这个现实又残酷的世界不断被其实亦现实亦残酷的我们不断埋怨着的年年岁岁里,人来人往,曲终人散,人走茶凉。真的,需要认真地想一想,是谁最后仍在你的身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