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传奇》:依然伤感的贾樟柯

 

 

城市是个巨大的容器,城市也是个巨大的舞台。

 

巨大的容器里装满了爱恨情仇,巨大的舞台上演着悲剧喜剧。

 

看《海上传奇》之前,我问自己一个问题,你是为什么来到上海的。其实有许多的答案,我说我是因为一次旅游然后留在此城;我说我是因为从小喜欢张爱玲的书;我说我是因为少年末期的爱情……都是正解。而我也无法用一个答案说清究竟我是为什么来到上海。

 

就好像,你问地道上海人,哪部电影真正拍出上海神韵?答案一定是五花八门或是没有的,上海人不会承认他们引以为傲的大城装在了区区某一部电影里。而你当头问他:“那么请你告诉我,上海是怎样的?”他也无法一言概之。

 

是的,上海太丰富,标准答案有很多,但绝对不止一个两个。

 

贾樟柯是敏感而细腻的人,这一点从他过去的电影,还有他的文章里都可以看出。视角独特,聚焦的是普普通通的人偶然流露的卓尔不凡的表情,或者是,伟大光芒的人物普普通通的一瞬间。

 

我有1949情节,我有上海情节,我也有文革研究热,在看完《海上传奇》后,我亦一度天真地觉得,贾樟柯的喜好和我是相近的。但是,同时我也觉察出他的内容薄弱,因为,电影里选取的人物,人物讲述的内容,上官云珠的儿子,杜月笙的女儿,意气风发的韩寒……如果早看过一些相关背景资料或书籍,你也许会和我一样觉得,电影里的表达,是单薄而重复的。

 

整个电影达到的高度,就好像是唯一的主演,贾樟柯御用的赵涛在影片里如主持人一样无声穿越的表演境界。看似无意,其实有意。看似自然,其实做作。

 

很明显的是,贾樟柯在交一个作业,而不是厚积薄发的一次表达,或宣泄。这电影里的上海,是匆匆而慌乱的。

 

不过,或许这也是真上海,匆匆来投机的冒险家,匆匆被驱逐的异党与各种资本,匆匆风光的烈士遗孤与劳动模范,当下,是蚂蚁一样匆匆洒汗的农民工人。一阵繁荣,一阵慌乱,周而复始。

 

财富主导不了一切,政治无法天荒地老,这个城市其实没有真正的主人,人人都是过客。

 

如果要说《海上传奇》中让我被感动的,真不是这些大大小小的人物讲述的新瓶旧酒的故事,而是那些长长短短的空镜头。它们像一双沉稳的眼睛,扫射着轰踏的磅礴建筑;像一双温柔的手,抚摸过伤痕累累的东方明珠。

 

你看得到,一如既往,贾樟柯是伤感的。他的注视下,这个城市的骄傲尊严,千疮百孔。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