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了桂林公园

桂林公园,从前是黄金荣的私家花园,后来……总之现在是人民的公园。门票二元人民币一张,观光者众。园内桂花很多人更多,老太太和老爷爷们三三两两围坐着一壶茶一看就是要一天的架势。无数人拿出数码相机对着一棵树猛拍,还有很多手机,都凑到叶子上去拍了,我没有要嘲笑大家的意思,就许你拍照不许别人拍吗?不是的,只是,那画面很好笑,我也是好笑的一分子吧。

如果时间嗖嗖倒流八十年,黄金荣应该带着姨太太在草地上闻桂花调戏小丫鬟吧,可是现在……上过山下过乡蹲过牛棚的中国人民,在草地上,自由地脱了鞋子,露出洁白的袜子。

这是人民的天下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童云@婚礼

最近婚礼特别多。从前都是参加比自己大不少的人的婚礼,现在,都参加比自己小的人的婚礼了……

如果再想想,小小的时候,就是被父母带着,去参加三大姑八大姨家的谁谁谁的婚礼了,那时候觉得婚礼是一个遥远而神奇的事物。鞭炮,气球,喜糖……还有要小朋友去打滚的床,上面铺了崭新的被子。

今天的新婚夫妇,童云和小鸟,就是我一直穿的TYAKASHA服装的创造者。他们是非常可爱而富于童心的人,好玩的人。我们两家住得近,经常互动窜门,也经常一起做派对,邀请朋友来玩。前前后后,也好几年了。

是很羡慕的,和志同道合,有缘分的人,相识相爱誓约终生,确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

而有没有婚礼或者是有没有婚姻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有爱。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前晚的火锅之后,其实我也拍了大头贴,而且完全是QQ空间风格

 

从大头贴审美的角度看……有时候青春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气球

很久没有写比较长的博文了,好像微博抹杀了不少本来可以写成长博的灵感。一开始写微博的时候完全没预料到这一点,是啊好好坏坏,后来会遇到什么变成什么,开始时候你是完全没有办法预计的。

昨天是赛文的生日趴,竟有点玩不起来的感觉……最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好像怎么玩,都差了点什么,那些夜夜笙歌,拿瓶可乐走在午夜的淮海路上大声说笑也很乐的时光,怎么一去不复返了。

住嘴,我没有老。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妈妈在客厅和最近来上海看世博的老同学聊天,我一耳朵听着她们用家乡话的聊天,说童年,少年,往事,那些山楂树一样的如烟故事……那是她们一代人的青春。这几天有空的时候我和她们讨论了世界是什么时候变得复杂的这个问题。

包产到户,连衣裙……的出现,对她们都是一个个小冲击,然后不知觉的,少女成了老妇。

我们常常觉得上一辈理所当然是成熟的,是万能的,麻木的,生活化的,其实她们也有自己的忧伤,不是么……和我们一样。

而终究我们的爱恨情仇也会一样淹没在时光里吧。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家祭无忘告乃翁……这么多剧烈的情感到现在也就一句句子而已。

我们小小的时代里小小的情感呢,也只有我们自以为是地觉得是宝贵的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大头贴

7的生日会出来,薛请大家去吃了火锅,是很非主流很90后的火锅……

然后,我们在他人和自己的鄙夷目光下,拍摄了一组大头贴。

事情就是这样的。

好像火爆了一点,但他们真的没有在一起,他们只是太年轻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4条评论

国庆假日第一天

长假,回到上海第一天,录了星尚的节目。

聊的是中国达人秀的话题,说到小周立波,我已经改口叫小周瑾了。长相更像周瑾不是么?

雅静原来也是童星!!!从小在《上海电视》从前的地址,洛川东路的有线电视台附近成长。我说:你小时候应该不用雅静这个名字吧,听上去就不像小朋友啊。呵呵呵。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香港,蔡琴

去香港参加了蔡琴巡演的记者会,她的演出在红磡体育馆,我们住的酒店也是红磡为名,记者会则在酒店草地的帐篷里办的。

红磡红磡……这是一个梦啊,小时候看的录像带,VCD到后来的DVD,许多许多和它有关。有传奇的味道……

蔡琴让我明白的是: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一切都有因与果。谁都有各种方式的付出,只是不一定每个人都看得到,不一定每个人都愿意被人看到。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